2017執行成果

社團法人花蓮縣大比大家庭關懷協會

這天課輔的時間,外面下著大雨,幾個孩子跑去外面淋雨,大哥哥怎麼勸其中一位孩子就是勸不進來躲雨,淋了一身濕。大哥哥後來從教室裡拿了一把雨傘,說:「好嘛你不進來,那我出去陪你聊天好了」就這樣大哥哥跟孩子們,幾個人就這樣在教室外面坐了下來,陪這孩子聊了好一陣子。

當大哥哥一坐下來,孩子得到關注,第一個反應是開各種玩笑,來紓解她心理對於被關注時又愛又恨的焦慮。有的玩笑甚至聽起來頗冒犯隱私,但課輔哥哥很有耐心,玩笑的也好,關心的也好,就這樣想給這孩子最完整的關注時刻。

部落社區孩子們常常處於這種想要吸引大人們注意的狀態,很多長輩們常常因為沒有太多的時間跟精神給孩子,而忽略了孩子們需要傾聽的情緒狀態。長時間下來,孩子都習慣長輩們就是不會認真聽我說,那我也不要認真說好了。而我們在跟孩子們的陪伴過程中,常常在這樣的焦慮感下前進。這位課輔大哥哥用自己的耐心,回應孩子們的焦慮,雖然只是一個短暫的下午,但我想孩子們是感受到了這裡想帶給他們不一樣生活體驗的企圖心。

台灣展翅協會

小帆來到工坊後最喜歡創作課程,雖然覺得設計比較難,但她找到先模擬試作,不論是卡通造型、自己創作,都有了耐心運用自己的想像力,體驗成品完成後的成就感。她說:「以前很怕一個人,會一直想到傷心事,走在外面都會用帽子口罩把自己藏起來,上街很沒有安全感,現在明白過去的事不是都是我的錯,現在比較能有耐心的在工坊工作,跟其他人也比較能包容、互相陪伴」。

在展翅工坊學習的小帆,像其他許多受傷的少女一樣,在這裡學習未來必須的獨立自主,工坊提供許多實習型工作課程,在其中學習培養良好的生活與工作態度,透過專業社工的陪伴支持,協助少女們創傷復原,為未來能夠自力做準備。

財團法人台灣關愛基金會

在台灣短暫停留的非本國籍在台女性外籍移工因在台期間,如意外懷孕,常因害怕遭到遣返而逃跑,成為失聯移工。她們不敢去醫院產檢、生產,經常自行接生,無論對母親或即將出生的嬰兒,都有著極大風險。

關愛基金會服務這群非本國籍寶寶,部分孩子平安出生後,卻因生活環境惡劣、沒穩定經濟照顧者又沒有施打疫苗的機會,往往小病拖成大病,甚至讓孩子們失去寶貴的生命,受限身份更不能享有健保、就學等權益。誠摯期盼,台灣的社會大眾能對他們投以關懷的目光與協助,共同守護這些降生在台灣、短暫停留的非本國籍寶寶,讓他們都有平安長大的機會。

社團法人彰化縣小嶺頂愛啟兒關懷協會

阿強24歲,領有智能障礙中度手冊,畢業於彰化特殊學校高中,畢業後無處可去在家閒了幾年時間,經常在社區遊蕩,透過本會服務介入後發現學習非洲鼓打擊課程時阿強有極高天賦,演出時發自內心感到愉悅、帶笑容吸引眾人目光,也讓旁人感受到他的快樂。

先前家中劇變,因媽媽中風迫使阿強必須擔負起照顧病人重任,那段期間情緒他突然變得暴躁不安,旁人明顯可看出他內心壓力與不適,先天障礙關係影響讓其不懂如何抒發負向情緒,此時,培養的打擊音樂幫了大忙,藉此暫時忘卻煩惱。非洲鼓打擊課程的介入豐富了阿強的人生,增添許多色彩,希望方案穩定持續能支持這類身障這更有能力且面對人生中遇到的難題。

社團法人台灣彩虹雙福協會

彩虹雙福協會於民國99年成立,目前在南投縣照顧近150位來自弱勢家庭的孩子,「老師,我媽媽來接我了。」聽到廣播小昱禁不住心中的喜悅,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書包下樓,看見媽媽在門外立即跑過去,抱著媽媽,口中不斷喊著「媽媽!媽媽!」因為小昱好久才能見到媽媽一次,難怪會如此興奮。原本有一個完整的家,但在小昱念幼稚園時,爸爸因工作意外喪生,媽媽離開和別人共組家庭,年邁的阿嬤只好接手照顧年幼的小昱姐弟,阿嬤的身體每況愈下,無法外出工作,有時住院,全家的生活目前完全靠政府補助,及食物銀行的食物補助,小昱乖巧懂事、很容易滿足,學習態度也很不錯,在課輔班還會幫忙教其他的孩子功課,偶爾和小朋友稍有言語衝突,自己會難過的在一旁默默流淚,某次捐款單位在母親節前夕舉辦送母親禮物的活動,要小朋友們寫上送禮物的原因及想要送的禮物給媽媽,小昱寫「謝謝奶奶每天辛苦的照顧我們,幫我們洗衣服、煮飯和打掃家裡。我想送奶奶錢,因為奶奶沒有錢。」,當我們看見小昱年邁阿嬤不管颳風下雨不辭辛苦的騎機車來接他,令人感到十分不捨,我們所能做的就是盡可能減輕阿嬤的負擔,持續陪伴小昱給他一個快樂學習的環境,也期盼他可以擁有美好的未來。

屏東縣私立基督教沐恩之家

阿文從22歲退伍後施用毒品,已有近20年的時間,三次進出監獄,這次假釋期間又被發現用藥,經觀護人和阿文深談後,鼓勵阿文來沐恩中途之家試試,於是阿文來到了沐恩伯特利家園。說到自己的過往,想戒又戒不掉的心情,親情都勝不過藥物衝動。阿文感慨,十分感謝觀護人,在沐恩之家的生活,不但身心靈穩定恢復,也因信仰而有力量面對考驗,阿文也發展出自己的繪畫長才,透過皮雕職訓中盡情發揮,做出充滿創意的作品。

在一次檢察官會議中,沐恩特別安排阿文,向十多位檢察官講自己的故事,不太會表達的阿文,努力地帶著眼鏡,看著講稿,緊張的汗水如雨下,結結巴巴地講完。意外的是,當天會議結束後,檢察官打來辦公室,表示願意與沐恩建立合作關係,將適合的個案以類似阿文的方式轉介到沐恩,讓更多人有機會生命改變。